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
搜索
庆阳长公主

庆阳长公主

南玥惜
  • 连载
  • 古代言情,历史军事
590
人气
  上架: 2022-12-16 10:04:15
朝纲崩毁,外戚弄权,世家跋扈。奉先帝遗诏的庆阳长公主能否披荆斩棘,清君侧,还君一片盛世清明?
扫码在手机端阅读
关注公众号随时随地畅读

第一章初见

《庆阳长公主》

采萍第五次路过庆阳长公主身后了,只见长公主依旧跪坐于地面,削葱般的手指捏着一颗圆润的白棋,不停地在指尖翻面。长公主跟前的小几上摆着红泥小火炉和一盘残棋。

已经一个时辰了,周乐之也未曾落下一枚棋子。她的眉头微蹙,看上去颇为忧虑。

屋内的门大开,大片雪花随着凛冽的寒风,零星地飘落于地面,化成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滴。

周乐之整个人裹在雪白的狐裘衣里,只留下一张巴掌大的脸露在外头。她的肌肤,在昏黄色炉火的映照下,散发着柔和光辉,而她的眼眸,却没有丝毫的光,幽邃得让人看不清深浅。

采萍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哆嗦,却始终不敢将门阖上。作为长公主贴身大丫鬟,她知道公主在烦闷之时,喜欢吹吹冷风。

“采萍。”周乐之终于开口了,“把李崖喊过来。”

“回公主,李侍卫今日回家探亲了。”采萍恭敬地回。李崖是长公主的近身侍卫,家中尚有一老母,得空便会回家侍奉母亲。

“喊他回来。”周乐之将手中白棋按于棋盘之上,既是死局,也只能奋力一搏了。

过了半个时辰,李崖顶着一头的雪花跪在周乐之面前。二十五六的男子,身着一身黑色雁纹长衫,脚踏皂靴,扔在人群之中也挑不出来。

“李崖。”周乐之开口。许是被暖炉熏了太久,面上有些微红。

“今晚,替我物色几个面首。”

“殿下!”李崖一惊,猛然抬头,看到公主的眸子,如同无尽深渊,他又慌忙垂首。也是,长公主已至双九年华,寻常人家的姑娘早已生儿育女。长公主即便是过得再如履薄冰,也总归有欲求。长公主大权在握,解决欲求总比婚嫁来得容易。

李崖毕竟是府中老人,在天全黑下来前,便领来了五个知根知底的年轻男子。这些人皆是穷苦人家出身,身板结实,自愿过来伺候公主的。

待长公主用了晚膳,躺于卧榻上捧书而阅之时,采萍扣响了房门。

周乐之放下手中书卷。滴水成冰的季节,她披上外衣,这才让采萍进来。

采萍身后跟着五个身材魁伟的男子。

周乐之侧过身,将来人都让了进来,看着采萍指挥着...

相关小说推荐

评论 0 条评论

主人,发表评论呦~
看点槽点,不吐不快!别憋着,马上大声说出来吧~
发布评论

主人,快来抢沙发

来一发骚评论吧~

最近更新
  • 近水楼台
    梅溪月第一次当众给程迟脸色看,程迟只觉得有趣,还对席间诸人轻笑:“小孩子近来闹脾气,众位别见怪。” 直到她羽翼渐丰,开始带着别人在他眼前晃,程迟才惊觉,他的小月牙儿,真的要被别人摘走了。
    734
  • 秦王赘婿
    五年前,他平定东域,却被下毒暗害,身残痴呆,五年后,妻子受辱,他恢复记忆,拥她入怀,自此无人再能伤她分毫!
    524
  • 一剑通天
    因意外得到天地神器的王青被追杀致死,机缘巧合之下保留神魂穿越下界,身为仙帝重生的他本无比自信,结果就是开局就差点G。 天命之子,龙魂少女,先天双神体,甚至是仙界传闻他也意识到,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时代!
    308
  • 一枕槐安
    一枕槐安也叫南柯一梦。 白乔后来时常在监狱里想,遇到傅西岑,是不是上天带给她的一场南柯梦。 前男友给她戴绿帽子,她如愿勾上他未婚妻的表哥。 她给傅西岑下药,不惜搭上自己,如果侥幸,前男友说不定还能叫她一声……表嫂? 簪缨世家,傅西岑的身世毫无污点,她不过一介戏子,还劣迹斑斑。 劣迹到什么程度呢? 后来她因故意杀人罪锒铛入狱,她认为,傅西岑恨她。 【高干,有车,3月完结】
    915
  • 喜欢你后我疯了
    洛瑾玄为了白月光打断了沈钰宁的腿,洛家的仆人变着法子地折磨他,沈钰宁从沉默到崩溃,洛瑾玄不在意,对他说:“你真是疯的厉害。” 后来,白月光害沈钰宁摔下了山崖,沈钰宁差点死了,洛瑾玄终于拿正眼看他了,还说:“只要你这次能好起来,我娶你总行了吧。” 沈钰宁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,只记得谁打断了他的腿,他怕洛瑾玄怕得要命,洛瑾玄还非要往他身边凑。 失去沈钰宁后,洛瑾玄才发现蚊子血是沈钰宁,朱砂痣还是沈钰宁,但是他却永远地失去他了。 沈钰宁:“洛瑾玄,你疯了吗?你为什么要把洛家的财产给我?我又不姓洛。” 洛瑾玄:“喜欢你后我就疯了。”
    959
  • 较劲
    江离是秦峥养在身边的金丝雀。一天,金丝雀撞开了笼子,踢翻金饭碗,扬长而去......
    814
  • 乡野俏医神
    张坤与美女一起寻找玉河之灵,没想到被人一棍打死,还被卷入漩涡之中。谁知漩涡正是玉河之灵施展的法术,不仅救活了张坤,还传给他灵力,让他拥有绝世医术,盖世神通。从此玉桂村因他而躁动,变得丰饶多情。
    249
  • 卿识别见
    楚南元年,朝廷动荡,在这场勾心斗角的权利争斗中想过安稳日子的淮平又该何去何从?
    248
  • 过招
    沈灼高高在上,将贴上来的阮梨清视作玩物。直到后来他才发现,原来自己才是巴甫洛夫的狗,只要阮梨清摇一摇手里的铃铛,他就不管不顾的朝着她奔过去。
    762
  • 我的新娘来自地府
    找了个漂亮媳妇,没想到不是人,全村为此付出了代价,跑出来的人,都感到庆幸,而我也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。一条,灵界与人界交接的道路。
    403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