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
搜索
欲成谋

欲成谋

渔舟唱晚
  • 连载
  • 古代言情
474
人气
  上架: 2022-11-30 10:03:40
传闻勍宗寨主无恶不作,为人性情怪癖,喜好嗅血腥之味。 檀姻设计落入他的手中,本就是一步险棋。 被刑罚,被玩弄,被夺清白。 大堂之内,篝火冉冉,他与众人饮酒戏谑而谈。 大堂之外,秋风瑟瑟,她被吊于犬圈命悬一线。 她匍匐在地,忍着苦楚,抬手环住他的脚踝,“求您疼我。” 于是,她成为了遇烬的囚笼里,一只不被娇养的金丝雀。 数九隆冬,她身披薄纱以色诱人。 直到她设计起兵之际,他才发现,自己早已被雀儿玩弄于股掌之中。 她被置于他刀剑之下时,含泪而笑,“我赌你不敢杀我。” 他背刺数剑之时,浴血怅笑
扫码在手机端阅读
关注公众号随时随地畅读

第1章 萧瑟

《欲成谋》

盛雍十月,秋风萧瑟,雕刻猛禽逐食的红柱大堂之内,地上匍匐数人,个个哭丧着脸,哀声遍布。

“抓回来的人,一个一个审!”

身裹墨色大氅的男人,朝着脚底下的人们怒言出声。

他转动着拇指处的玉扳指,低眸睥睨众人,眉间微蹙,大手一挥,“罢了,就在此处,尽数悬起,鞭刑!”

喽啰颔首示意,“遵命!”

瞥见喽啰们拉来数个木架,身旁人一一被拉起,檀姻将身子缩了又缩。

身上的麻布衣衫被猛地揪起,她掌心都浸满了薄汗。

手腕被粗绳紧捆在了木架上,在指挥人的一声令下,带着倒刺的鞭子便朝向她的身子毫不留情的挥去。

一道血痕从她的锁骨处蔓延到她的胯骨间,身上的衣服也顿时被挂开。

“寨主,这是个娘们!”鞭打她的喽啰拧着眉看向高台上坐着之人。

遇烬侧了侧身,他挑着眉,轻勾指,“拉过来。”

檀姻被解开捆绑时,瞬间浑身虚软跌落在地,她疼到身子都不由自主的缩成一团。

喽啰用力的扯着她的手臂,一把将她丢向大堂中央。

周围都是四面八方的哀嚎声,她此刻唇瓣咬得泛血。

重重的脚步声从高台上逐渐挪近。

一双墨紫虎纹长靴停至她面前,这双靴在周围的血渍相衬下,倒是干净的不像话。

鞋尖稍抬,置于檀姻的下颚,她被迫抬眸朝上望去。

男人身量高,她此刻泪眼朦胧下,辨不清他的神色……

檀姻只能感受到那双阴梟的眸,带着玩味的上下打量着她。

男人声音浑厚,不疾不徐的说着:“为何出现在他们其中?”

檀姻的肩头止不住的颤抖着,“奴家……本为官妓,此次只闻将被送去战场,为将/军助兴……”

“哦?”头顶的声音轻嗤一笑,“妓子?要被送去将/军床上?”

“奴是艺妓,只会歌舞……”檀姻声音低缓带着轻颤。

“妓,就是妓。”他不可置否的出声。

等到他话音落下,檀姻便被他俯身揽住身躯,毫不怜惜的一把扛上肩头。

他步伐极稳的朝上而去,高台足有十八阶,他每踏一步,她身形便更颤一分。

遇烬坐回高位,他轻抬手间,底...

相关小说推荐

评论 0 条评论

主人,发表评论呦~
看点槽点,不吐不快!别憋着,马上大声说出来吧~
发布评论

主人,快来抢沙发

来一发骚评论吧~

最近更新
  • 近水楼台
    梅溪月第一次当众给程迟脸色看,程迟只觉得有趣,还对席间诸人轻笑:“小孩子近来闹脾气,众位别见怪。” 直到她羽翼渐丰,开始带着别人在他眼前晃,程迟才惊觉,他的小月牙儿,真的要被别人摘走了。
    734
  • 秦王赘婿
    五年前,他平定东域,却被下毒暗害,身残痴呆,五年后,妻子受辱,他恢复记忆,拥她入怀,自此无人再能伤她分毫!
    524
  • 一剑通天
    因意外得到天地神器的王青被追杀致死,机缘巧合之下保留神魂穿越下界,身为仙帝重生的他本无比自信,结果就是开局就差点G。 天命之子,龙魂少女,先天双神体,甚至是仙界传闻他也意识到,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时代!
    308
  • 一枕槐安
    一枕槐安也叫南柯一梦。 白乔后来时常在监狱里想,遇到傅西岑,是不是上天带给她的一场南柯梦。 前男友给她戴绿帽子,她如愿勾上他未婚妻的表哥。 她给傅西岑下药,不惜搭上自己,如果侥幸,前男友说不定还能叫她一声……表嫂? 簪缨世家,傅西岑的身世毫无污点,她不过一介戏子,还劣迹斑斑。 劣迹到什么程度呢? 后来她因故意杀人罪锒铛入狱,她认为,傅西岑恨她。 【高干,有车,3月完结】
    915
  • 喜欢你后我疯了
    洛瑾玄为了白月光打断了沈钰宁的腿,洛家的仆人变着法子地折磨他,沈钰宁从沉默到崩溃,洛瑾玄不在意,对他说:“你真是疯的厉害。” 后来,白月光害沈钰宁摔下了山崖,沈钰宁差点死了,洛瑾玄终于拿正眼看他了,还说:“只要你这次能好起来,我娶你总行了吧。” 沈钰宁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,只记得谁打断了他的腿,他怕洛瑾玄怕得要命,洛瑾玄还非要往他身边凑。 失去沈钰宁后,洛瑾玄才发现蚊子血是沈钰宁,朱砂痣还是沈钰宁,但是他却永远地失去他了。 沈钰宁:“洛瑾玄,你疯了吗?你为什么要把洛家的财产给我?我又不姓洛。” 洛瑾玄:“喜欢你后我就疯了。”
    959
  • 较劲
    江离是秦峥养在身边的金丝雀。一天,金丝雀撞开了笼子,踢翻金饭碗,扬长而去......
    814
  • 乡野俏医神
    张坤与美女一起寻找玉河之灵,没想到被人一棍打死,还被卷入漩涡之中。谁知漩涡正是玉河之灵施展的法术,不仅救活了张坤,还传给他灵力,让他拥有绝世医术,盖世神通。从此玉桂村因他而躁动,变得丰饶多情。
    249
  • 卿识别见
    楚南元年,朝廷动荡,在这场勾心斗角的权利争斗中想过安稳日子的淮平又该何去何从?
    248
  • 过招
    沈灼高高在上,将贴上来的阮梨清视作玩物。直到后来他才发现,原来自己才是巴甫洛夫的狗,只要阮梨清摇一摇手里的铃铛,他就不管不顾的朝着她奔过去。
    762
  • 我的新娘来自地府
    找了个漂亮媳妇,没想到不是人,全村为此付出了代价,跑出来的人,都感到庆幸,而我也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。一条,灵界与人界交接的道路。
    403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