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
搜索
同类

同类

拾七念
  • 连载
  • 总裁豪门
979
人气
  上架: 2022-11-28 10:05:30
哪里有什么痴心绝对,一切都是蓄谋已久的骗局。 她和他是同类,是势均力敌,是棋逢对手。
扫码在手机端阅读
关注公众号随时随地畅读

第一章 放

《同类》

“我离婚了。”

宋漪年坐在车里,握着手机。

电话那头的中年女人,嗓门很大,“离婚?小夏那个孩子不会出轨的,肯定是你误会了。”

宋漪年声音提高了一点:“妈,我都将夏涂和小三捉奸在床了。”

夏涂是她的丈夫。

至少……在一个小时以前,他们还是这样的法定关系。

“……男人花心有什么大不了的?只要拿钱回来养家就行。你现在离婚了,以为还能嫁什么样的好人家?”

宋母孙茵完全不能接受这件事情,那一通苦口婆心的劝说与诉苦,直砸得宋漪年头昏脑涨。

她按了按太阳穴,故作轻松地笑,“妈,我随便说说的。”

在劝说转变成咒骂的前一秒,宋漪年果断地掐断了电话。

车窗半开。

滂沱大雨直直浇进了她心里。

坐在驾驶座的男人,点了一支烟。

刚才喝了不少酒,宋漪年头晕脑胀,扶着额说,“走吧,孟总。”

孟修钦清隽侧颜氤氲在袅袅发白的烟雾里,不答反问:“你老公外面有人了?”

“是前夫。”宋漪年轻笑。”

她和夏涂在国外生活了几年,生活平淡,可一回国就夏涂就被花花世界迷了眼,导致两人婚姻触礁,离婚冷静期刚过,宋漪年果断止损。

孟修钦掐灭烟,合上车窗,“去哪儿?”

不紧不慢的磁性声线,像是将她心里的雨帘,拨开到一私缝隙,宋漪年得以喘息。

——虽然上车前,她已告知过目的地。

但宋漪年闭上眼:“随便。”

孟修钦锐利的目光掠过她:“对男人说随便,这后果你不怕?”

孙茵尖锐的叫骂声盘旋在脑海里,怀里揣着离婚证,宋漪年笑容有点凄怆,“有什么好怕的?”

她被抛弃了,也没有家了……但有什么好怕的。

男人轻哼一声,转动方向盘,驶向城外。

宋漪年不知道,孟修钦这是什么癖好。

好好的别墅不去住,非得上游艇。

海风里涩涩的咸味扑面而来,热烈急促的吻同时贴上她后颈,一冷一烫,刺得宋漪年皱了下眉。

孟修钦冷漠的声音,从她颅顶砸下来,

“不满意?”

宋漪年怔了怔,赶紧摇头:“没有。”

但...

相关小说推荐

评论 0 条评论

主人,发表评论呦~
看点槽点,不吐不快!别憋着,马上大声说出来吧~
发布评论

主人,快来抢沙发

来一发骚评论吧~

最近更新
  • 近水楼台
    梅溪月第一次当众给程迟脸色看,程迟只觉得有趣,还对席间诸人轻笑:“小孩子近来闹脾气,众位别见怪。” 直到她羽翼渐丰,开始带着别人在他眼前晃,程迟才惊觉,他的小月牙儿,真的要被别人摘走了。
    713
  • 秦王赘婿
    五年前,他平定东域,却被下毒暗害,身残痴呆,五年后,妻子受辱,他恢复记忆,拥她入怀,自此无人再能伤她分毫!
    518
  • 一剑通天
    因意外得到天地神器的王青被追杀致死,机缘巧合之下保留神魂穿越下界,身为仙帝重生的他本无比自信,结果就是开局就差点G。 天命之子,龙魂少女,先天双神体,甚至是仙界传闻他也意识到,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时代!
    296
  • 一枕槐安
    一枕槐安也叫南柯一梦。 白乔后来时常在监狱里想,遇到傅西岑,是不是上天带给她的一场南柯梦。 前男友给她戴绿帽子,她如愿勾上他未婚妻的表哥。 她给傅西岑下药,不惜搭上自己,如果侥幸,前男友说不定还能叫她一声……表嫂? 簪缨世家,傅西岑的身世毫无污点,她不过一介戏子,还劣迹斑斑。 劣迹到什么程度呢? 后来她因故意杀人罪锒铛入狱,她认为,傅西岑恨她。 【高干,有车,3月完结】
    874
  • 喜欢你后我疯了
    洛瑾玄为了白月光打断了沈钰宁的腿,洛家的仆人变着法子地折磨他,沈钰宁从沉默到崩溃,洛瑾玄不在意,对他说:“你真是疯的厉害。” 后来,白月光害沈钰宁摔下了山崖,沈钰宁差点死了,洛瑾玄终于拿正眼看他了,还说:“只要你这次能好起来,我娶你总行了吧。” 沈钰宁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,只记得谁打断了他的腿,他怕洛瑾玄怕得要命,洛瑾玄还非要往他身边凑。 失去沈钰宁后,洛瑾玄才发现蚊子血是沈钰宁,朱砂痣还是沈钰宁,但是他却永远地失去他了。 沈钰宁:“洛瑾玄,你疯了吗?你为什么要把洛家的财产给我?我又不姓洛。” 洛瑾玄:“喜欢你后我就疯了。”
    945
  • 较劲
    江离是秦峥养在身边的金丝雀。一天,金丝雀撞开了笼子,踢翻金饭碗,扬长而去......
    805
  • 乡野俏医神
    张坤与美女一起寻找玉河之灵,没想到被人一棍打死,还被卷入漩涡之中。谁知漩涡正是玉河之灵施展的法术,不仅救活了张坤,还传给他灵力,让他拥有绝世医术,盖世神通。从此玉桂村因他而躁动,变得丰饶多情。
    232
  • 卿识别见
    楚南元年,朝廷动荡,在这场勾心斗角的权利争斗中想过安稳日子的淮平又该何去何从?
    241
  • 过招
    沈灼高高在上,将贴上来的阮梨清视作玩物。直到后来他才发现,原来自己才是巴甫洛夫的狗,只要阮梨清摇一摇手里的铃铛,他就不管不顾的朝着她奔过去。
    754
  • 我的新娘来自地府
    找了个漂亮媳妇,没想到不是人,全村为此付出了代价,跑出来的人,都感到庆幸,而我也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。一条,灵界与人界交接的道路。
    399
返回顶部